叶落知秋

【仲孟】笼中鸟

"小太阳:

 (由 @叶落知秋 小可爱点梗 “慧极必伤”)




“本王方才做了个梦,梦见了仲卿....


 


 


学宫的夫子曾这样评价过仲堃仪:


“天资不足,却胜于刻苦好学。所谓勤能补拙,堃仪不失为后起之秀”


 


夫子口中的仲堃仪出身寒门,他的人生就像是沙漠重被无意洒下的种子,没人相信他能活下来,但他偏偏就是靠着那一股韧劲和对自己的狠劲,靠着拼命汲取干涸土地仅有的养分而破土而出。


当见过了外面世界的广袤与美好,仲堃仪最开始只是想活下去的想法,变质了。


人怎么能一成不变,谁都想过比现在更好的生活。


还只是一颗树苗的他需要一个倚靠,一个能帮助他成长的靠山。


 


他像只破壳的雏鸟一般,四处寻找这天地间属于自己的容身之地。


天枢学宫是他人生的转折地,哪怕有苏严等世家子弟的为难;


孟章,就是他能倚靠的大树,尽管他有些孱弱。


 


那一年,在学宫初见,在苏严那一番世家言论的衬托下,仲堃仪的出身与言论被孟章看在眼里。


不出所料的是他成功了,得了孟章青睐,从一介寒门书生到朝堂之上能与苏家相抗衡的仲卿只用了一年不到。


 


 


“仲卿...”下朝后,孟章宣仲堃仪入了宫,站在了后宫庭院中。孟章望着枝头上停落的一只鸟儿,唤了他一声,说:“你可知,何为天枢,何为王权,何为..本王?”


这问题刁钻又难以回答,但入朝为官已有些时日,仲堃仪也自以为摸清了眼前这位少年王上的心思,没有了初入朝时那般谨慎,他沉思片刻,道:


“天枢为国载一朝百姓臣子,王权是能把控这国的主人,而王上,则是手握王权的主人。”


 


这话说得讨巧,孟章却没有说话,只是一心看着那鸟儿,直到它展翅飞往天空,他才将那如古井一般波澜不惊的眼睛望向仲堃仪有些忐忑的脸上,说:


“天枢为笼,王权是把没有钥匙的锁,本王...”他又望去那四周高高的城墙,说:“而本王,便是那笼中鸟”


 


仲堃仪不懂,孟章也没有继续说。两个人皆沉默,一直到仲堃仪出宫。


 


第二日,仲堃仪虽疑惑却也将昨日的对话压下。只是听说,孟章养了一只鸟,除了早朝,日日都带在身边。仲堃仪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一心只想快些完善孟章的制法变革,将这些世家嘴脸压在脚下。


 


就这样,日子一日日的过去,转眼便过了数月。


数月时间,天下格局大变,让所有人都无法安心讨日子。从未在意过的遖宿突然杀出,杀得钧天几国措手不及,除了兵强马壮又易守难攻的天权外,天枢也不能幸免,遖宿大军对他三国早已是蠢蠢欲动


然而天枢...


这一日,仲堃仪在孟章多次避而不谈遖宿之事后匆匆入宫,见到孟章时,他有些恍惚,眼前这个越发孱弱的王上,还未到及冠之年...


在孟章的目光触及之后,仲堃仪定了定神,还未开口,便听对面的孟章说:


“仲卿能否告诉本王,何为天枢,何为王权,何为,群臣百姓”


 


这问题孟章曾问过,仲堃仪也回答过,但答案却不能再同之前那一个。仲堃仪压下心中的焦躁,沉声道:


“所谓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天枢为舟,予群臣百姓安家之所,庇荫子孙后代;百姓为水,承载舟船安稳,为其添砖添瓦,保其繁荣昌盛;王权是决定舟与水,存与亡的关键,或存或亡皆凭王权所令”


 


仲堃仪想要借此表明自己的心态,一战到底,哪怕无人能预料这结局,他愿与王上,与天枢,共存亡!


 


“咔哒”一声,引得仲堃仪看去,原是孟章打开了石桌上鸟笼的锁,他一边打开笼子,一边说:


“天枢为笼,王权是能够被破解的锁...”鸟笼被彻底打开,可里面的鸟却仍是低头饮水吃食,全然没有离开的欲望,孟章轻声说:“每个人,都是这笼中鸟”


 


仲堃仪仍是不懂,他想要开口辩论,那鸟儿不过是习惯了每日的投食,若是哪一日没了这食与水自然便会飞出鸟笼,像人一样....


 


此时的孟章已经有了破败之相,秋风吹得他咳嗽不止,笼中的鸟儿仍是欢快叽喳叫着,它什么都不懂,也不想懂。


 


“陪本王一同用午膳吧”孟章在宫人的搀扶下,对仍跪在青石板地上的仲堃仪说:“人总是得活着,不为自己活,也要...”


后面半句像是隔着门板说出一样,消散在了这色色秋风中。


仲堃仪起身,沉默着用完了午膳。再回到庭院中,笼中鸟儿吃光了食喝尽了水,只留下空荡荡的一个笼子,连一声叫唤都没留下。


 


孟章仍像初见时那样,一身绿衣却早已因他的消瘦而变得有些空荡。


四周皆寂静,像那个鸟笼,空荡又华丽


 


 


“微臣自认有济世之能,若不能为王上分忧,便只能另寻一番天地了。王上对微臣的恩情,微臣铭记于心...”


踏踏声声,缓慢又明确的步伐渐渐走远。


 


孟章看着紧阖地殿门,轻声说:


“不为自己活,也要心中人活...”


 


多年来,孟章的隐忍让大家忘记了他是如何坐上这天枢王的位置。


他自幼智多近妖,虽被这孱弱身体拖累,但也无法阻止他的上位之路。忍而不发不过是为了迷惑世家的双眼,他想要的从不是眼前这四四方方的朝堂与王宫。


当初选择仲堃仪的理由很简单,无外乎两样,一,虽他不是天资过人却胜于刻苦,眼神中勃发的野心,让孟章想起了自己虽是这一身病弱却仍是靠着野心与能力爬到那最高位,若没有野心,如何能与苏家抗衡;二,便是他需要一个寒门出身,没有太多牵扯却要痛恨世家。


一个有能力有野心又与苏严不和与世家不谋的人,便是最佳人选来做这朝堂之上的挡箭牌。


孟章便能借此机会收复天枢的军队,虎符在手,何惧世家。


 


然而孟章虽算好了一切,却忘了把自己的心算进去。


初见时的悸动让他弱化为惜才,却不知那一颗种子早已在不知觉中开出枝头。等他想挥剑斩情丝,却也来不及了。


 


“咳咳咳咳”一连串的咳嗽让孟章知道,自己大限将至。


不过,天枢的军队虽无力与遖宿一战,却也足够护仲堃仪在这乱世中一展雄图。


足够了


 


孟章想起了儿时明明比庶子聪慧百倍却因身体孱弱而得不到父亲半分垂怜的自己,想起母亲的啼哭和周围人或同情或狠毒的目光


想起初见时仲卿的神采飞扬,那一场梦和呕血那夜的月光


 


“仲卿...”


孟章还是垂下了那只曾想握住仲堃仪却又收回的手,涣散的目光再容不下破晓的光。


天枢,王权,百姓,他自己


还有那只飞出笼的鸟。


 


还好,仲卿,是自由的。


 


 


史书记载,钧天331年,天枢灭国,天枢王孟章享年十八岁


 


 


小番外


地府黄泉


“你可有后悔之事?”一容貌美艳的女子端着一碗汤问着眼前的孟章


“只是没能来得及问他,待我二十岁及冠之日,他可愿...”孟章没有继续说下去,接过那盛满孟婆汤的碗,一饮而尽,在神情变得恍惚前,他的最后一句是:“这一世能遇到仲卿,足矣”


 


孟婆没再说话,只是望向那条接他们过河的船,轻声哼起了不知名的歌谣,那声音一直飘呀飘,却如何也飘不出这黄泉路。


孟章坐在船上,看这条名为转世的船划过奈何桥,游走在忘川河上。船上不止他一人,但没有人说话。


孟章看着他们那一身的白衣,低头看向自己的衣裳,总觉得,该是玄黄色才更好看些


孟婆的歌谣穿过桥畔,孟章回头想要望一望,却只能看到无际的河水


他忘了,没有回头路。


 


三生石上,孟章的名字随着那条船的远走而渐渐消散,黄泉路过,世间再无孟章。


 


 


“天枢是笼,王权是解不开的锁,本王是这笼中鸟。


然后啊


我看见了翱翔于天空的仲卿


心之向往,可我不能害他


因为,


仲卿他啊,是这世间最好的人


 


(想看更多我的故事就请点这里吧~(*´▽`)ノノ)




【对不起,我发刀了,其实我觉得这也不算太刀_(¦3)∠】_


这一篇是由知秋点的慧极必伤所引发的,最开始的设想并不是这样的,那时候想写个子非鱼的故事,但后来还是写了笼中鸟,每个人都是笼中鸟。大家需要仔细体会,如果评论里有人戳到了我想让大家get到的点就太好了


其实笼中鸟这个设定是给钤光的,那时候还叫囚鸟。可能之后还会写一篇钤光?不知道啦哈哈哈哈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因为我很喜欢。


我把慧极必伤这个词给了孟章,算是反其道之行?这也需要大家感受!


咳咳(严肃脸)读后感,每人一百字!!!


最后想说的是,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的手


我爱小葱!!!!】